联系我们

电话:0592-2108085/2101585

传真:0592-2101985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五缘湾泗水道617号宝拓大厦9楼905

行业动态

风电“抢装”负面效应:质量隐患、产能过剩、并网消纳矛盾
发表时间:2020-03-17   阅读:34

政策驱动的风电“抢装”改变了风电产业的发展秩序和格局。“抢装”带来产业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诸多负面效应:项目收益下降、质量存隐患、产能过剩、并网消纳矛盾等。

其一,“抢装”推高风电投资成本,项目经济性受挫。

为锁定高电价,开发商不惜重金“抢并网”。电力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主要发电企业电源工程完成投资 3139亿元,同比提高12.6%。其中,水电814亿元,同比增长16.3%;火电630亿元,同比下降20.0%;核电335亿元,同比下降25.0%;风电1171亿元,同比增长82.4%。在各主要能源类型中,风电投资增幅最大。

然而,高额风电投资对应的却未必是高经济回报。在风电“抢装”的同时,风电项目投资成本、发电量、上网电价等核心因素均发生变化,风电项目收益水平随之动态调整。中央企业风电开发人士表示,在成本上升、电力市场交易等因素影响下,风电项目利润空间已经收窄,开发商对项目投资决策慎之又慎。

在风电“抢装”的模式下,国内风电零部件价格上涨,整机价格与2018年底相比已经有30%以上的涨幅。除风电设备价格上涨外,风电施工成本也出现增长,受此影响“抢装”风电项目的收益水平将不可避免出现下修。“如果工程造价不断上涨,风电项目收益下降,那么‘抢装’相当于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开发企业对于‘抢装’项目需要审慎测算经济收益。”上述中央企业风电开发人士说。

其二,补贴压力大,企业现金流收紧。

当前,国内新能源补贴的难题未解。随着新增风电项目并网,新能源补贴拖欠的规模随之增加,投资企业的现金流面临考验。有开发商坦言,“未来三到五年,新能源企业最大困扰是补贴问题。国内风电开发企业以大型国有企业为主,抵御财务风险的能力强,但各家财务报表中的应收账款规模已经非常庞大。”

截止2019年底,纳入前7批补贴目录的风电、光伏装机分别约109GW和50GW左右,尚未进入补贴目录的装机分别约100GW和150GW。目前,国内新能源补贴需求每年1500亿元左右,补贴缺口从2012年起逐年增加,2017年补贴缺口为1127亿元,2018年补贴缺口在2000亿元以上,预计2030年补贴缺口超过1万亿元。同时,第八批补贴目录尚无定论,新能源补贴需求若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新能源上市企业2019年中报显示,龙源电力包括应收可再生能源补贴在内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已超过180亿元,同比增长71.47%,这一规模是同期营业收入的1.28倍;华能新能源应收账款及票据也在逐年攀升,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规模是137.5亿元,是同期营业收入的1.92倍。

风电产业链各个环节均在承受补贴拖欠的压力,风电行业三角债的风险在加剧,“抢装”则相当于火上浇油。

2019年12月,全国人大通报可再生能源法执法检查报告,报告显示目前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总额仅能满足2015年底前并网项目的补贴需求,“十三五”期间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资金来源尚未落实。部分可再生能源企业追求高投资回报,非理性投资,抢装机、抢上网问题突 出。一些地方未按照国家规划有效控制本地区发展规模,加剧了补贴缺口。

其三,“抢装”下风机质量、施工质量存在隐患。

风电“抢装”并不可持续,行业内对于“抢装”最大的担忧是风电行业发展质量,尤其是风机质量。

风机质量是风电企业发展的生命线。目前,一线风机厂商排产饱满,开发商为抢开工、抢并网退而求其次,不得不选择二三线厂商供货。与此同时,在主流零部件供应商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的前提下,二线企业开始向市场供货,留下安全隐患。

与此同时,国内大型化风机的验证还需要时间,以减少新机型投运的风险。目前一些地方政府盲目要求风电项目,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要求海上风电项目配置8MW以上大风机,给制造环节的技术验证带来很大压力,增加了潜在质量风险。

在补贴退坡、竞价、平价的政策引导下,国内海上风电开工建设时间紧、施工资源不足,对于海上风电高质量发展提出挑战,项目仓促上马带来安全隐患。

多家海上风电施工企业负责人介绍,在一些在建项目中,投资商、施工方对海洋工程的施工难度预计不足,导致项目建设进程低于预期。广东、福建是海上风电的活跃区域,但这些地区海域岩层埋藏较浅、地质条件复杂、岩层硬度大,施工压力远远大于江苏海域。嵌岩技术是海上风电发展的关键,也增加了海上风电的建设成本和建设风险,施工企业利润差,不少施工企业出现亏损,施工保障有很大难度。

其四,产能过剩隐现

在风电行业高景气度下,产业链多家公司选择顺势扩产。风机塔筒制造企业天顺风能先后对太仓、包头、珠海生产中心进行改扩建,塔筒产能大幅提升至55万吨。2019年在山东鄄城投资建设年产10万吨塔筒产能,项目已于2019年底投产;天顺风能在常熟叶片工厂(2018年全年交付叶片266片)基础上,2019年与河南濮阳县人民政府签署投资建设风电叶片项目协议,规划建设年产能600套的叶片工厂。

2020年1月,以风机铸件为主营业务的日月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拟公开发行12亿元可转债向全资子公司日星铸业提供借款,用于年产12万吨大型海上风电关键部件精加工生产线建设项目。

2019年中船重工所属洛阳双瑞风电叶片先后在乌兰察布、江苏大丰规划投资风电叶片生产基地,叶片产能分别为350套(规划投资5亿元)、600套(规划投资12亿元)。

北京领航智库研究中心专家认为,“在行业高景气度发展阶段,产业链公司普遍具有扩产能的冲动。但需要明确两点,一是新扩张产能可否搭上行业成长的快车,如叶片生产线需要经过爬坡阶段,产能利用率的释放需要时间;二是‘抢装’潮退去后,行业发展回归理性,新增产能是否加剧产能过剩。产业链产能扩张既要着眼当下,又要分析研究产业中长期发展趋势。”

其五,“抢装”使并网消纳矛盾突出。

并网消纳是风电经济价值实现的最后一公里,风电集中“抢装”对于并网带来挑战。尤其是在电网投资下行的格局下,外送通道资源变得尤为稀缺。

2019年底,国家电网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工商业用电价格下降、输配电价监管等背景下,电网企业资本开支能力受到影响,以产出定投入,严控电网投资规模并加强投资管理,并明确亏损单位不再新増投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数据显示,2019年电网工程建设投资完成4856亿元,较2018年的5374亿元下降9.6%,2020年的投资或将进一步减少。